天天斗牛

夺爱帝少请放手 第44章,理智超出控制范围
作者: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12-04
    啊?

    林辛言转头。

    宗景灏并没解释,而是慢条斯理的擦完手,将帕子放在桌子上,站起来,朝着她走来,“我们一起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张大了嘴巴,一起?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吗?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——合适吗?”毕竟他们的关系,没人知道,一起去公司让人看见了,不知道要传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的,你们是夫妻,谁敢说什么?”于妈插话道,觉得宗景灏主动和林辛言一起去公司,是好事,他是不是已经在接受林辛言了?

    毕竟是夫妻,关系应该亲近的。

    林辛言还想说什么,于妈已经走过去推着她,“赶紧去换鞋。”

    林辛言被迫跟着宗景灏出门。

    于妈像是监视官一样,看着她上了宗景灏的车才进屋。

    林辛言干干的笑了一声,“于妈,真挺热心的哈。”

    宗景灏并未回答她,而是问道,“这么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?”

    林辛言觉得他莫名其妙,她有什么怕的?

    公开身份,对她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交易,这么短暂的婚姻,让你公司里的人知道,会给你带来麻烦吧。”她垂着眼眸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有了筹谋,心又空的慌,她不知道猜测的那个答案,真假多少。

    如果是假也就算了,当做一场乌龙。

    若是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——

    能够接受这个孩子吗?

    “你是为我着想了?”他的唇角噙着一丝浅淡的笑意,似乎这个答案,另他愉悦。

    心头思绪千转百回,她的双手握紧,试探道,“算是吧,和我离婚后,宗先生应该会立刻迎娶白小姐进门吧。”

    谈到白竹微,宗景灏脸色逐渐的沉下来,侧头过来,目光凌厉,“试探我?”

    的确,林辛言想要试探他会不会娶白竹微,想知道他对白竹微的感情是否深。

    林辛言强装镇定,“我就是好奇,宗先生和白小姐的爱情而已,试探?我有必要试探吗?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虽然林辛言解释的很有道理,但是宗景灏却不信。

    总觉得她这话,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直觉告诉他,她有目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车子已经开到公司的大厦前,平时宗景灏的车子都是停地下车库,这次,他停在了上面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林辛言推开车门下来,站的一旁,准备等宗景灏先走,她从再进去。

    宗景灏看她一眼,林辛言挤出一丝笑意,“不敢给宗先生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会闲麻烦?”他不咸不淡反问,目光一转,“难不成,你是我肚子的里的蛔虫?”

    林辛言,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有车子开进来,她往后退了一步,彻底来拉开和他的距离。

    宗景灏淡淡的睨她一眼,转身朝着大厦走去。

    晨曦的安静,冲淡了平日里紧张的工作气氛,就连整栋大厦,此刻都显得有几分悠闲。

    刚刚开车进来的也是万越集团的员工,是技术部的,看见林辛言站在那儿,走过来,“你也是在万越上班的吗?”

    林辛言礼貌的笑笑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进去。”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匡的眼镜,清清瘦瘦的,皮肤偏白,看起来很斯文。

    林辛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个部门?”男人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翻译。”林辛言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男人顿了顿,“你应该是刚来的吧,以前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才来没几天。”她说话时,抬头看向前面的宗景灏,他已经踏上大门口台阶,走进公司的接待大厅——

    忽然,一道黑影窜出来,直直的朝着宗景灏扑去——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”扑过去的是个女人,手里攥着一把锋利水的果刀,像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刀刃泛着寒光,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朝着宗景灏的后背袭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万分紧要的关头,林辛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她无法思考,不是她勇敢的不怕死,只是一想到,宗景灏可能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,理智就超出了控制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又或者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,有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 总之,她失去理智的想要替宗景灏挡掉危险。

    宗景灏听到声音,转过身,就看见她朝自己扑来,以及握着着刀的沈秀情——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林辛言撞进他的怀里,沈秀情手中的刀也随之而下——

    这一刻她理智回拢,会不会就这样死掉?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,确认他是不是那晚的男人,是不是孩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涌现出,很多以前的事情,妈妈,弟弟,开心的不开心的,还有现在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不舍得死,不想,不甘。

    大脑有了想法,身体就做出了反应,她双手一推,试图撇开。

    然而一道重力紧紧的圈住她的腰,身体重重的砸进一堵结实坚硬的胸膛,紧紧的,她动不得。

    她后悔了。

    可是却没机会后悔了。

    她认命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希望疼痛不要来的太快,多活一秒是一秒。

    耳边有惊叫声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——

    疼痛并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睁开眼睛,就看见宗景灏正低着头看她,脸上的神色就像变化莫测的云彩,震惊,讶异,眼底隐隐透着恐惧,以及惊喜。

    似乎没想到,危险来临时,她会不顾一切的过来挡在他前面,他瞳孔漾开一抹笑,“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    此刻林辛言的思维都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不痛?

    她转过头,就看见宗景灏徒手接住要插进她身体里的刀刃,刀尖离她没有半指的位置停住,差一点点就沾到她,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滴。

    沈秀情猩红着眼睛,盯着宗景灏,恼怒不已怎么没捅死他呢?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们!”沈秀情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,抽.出刀刃,要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似乎不死不休一般!

    宗景灏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你们害的我一无所有,我要杀死你们!”沈秀情完全是疯子的模样,不顾一切的往上扑。

    宗景灏揽住林辛言的腰,一个半转,撇开沈秀情袭击过来的刀刃,他长腿一伸,将人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负责公司治安的保全人员,听到动静,涌出来,制止住被踹到在地上的沈秀情,她挣扎着,毫无之前贵妇的形象,撒起泼,“你们放开我,不然我告你们非礼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,上班的人陆陆续续的到来,门口不知不觉围了一圈人。

    闹腾腾的。

    似乎意外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纷纷伸着耳朵,想要探听明白,这是怎么一回事——

    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