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沈玥许绍城 288 真像我爸
作者:娇妻太美花样宠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9-19
    沈玥刚刚打开报表,助理慌慌张张进来报告:“谢莺在电梯口和人起了争执!”

    谢莺有多难缠、说话有多难听,沈玥心里最清楚。无论她和谁闹起来,场面都不会好看。

    沈玥扔了手里的鼠标,脚步匆匆地朝着电梯口而去。

    谁知她还没到,隔着老远,就听到了谢莺吼出来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她蓦地呆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与谢莺站在一起的男人,沈玥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想了这么多年、盼了这么多年的父亲,竟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明明与陆昀烨熟悉到了可以倾诉心事的地步,然而这一刻,她胆怯得迈不开腿,不敢再上前哪怕一步。

    僵持在电梯口的三人都还没有发现她。

    陆昀烨比穿着高跟鞋的谢莺要略矮一些,然而在气势上,他要压过谢莺许多。

    “谢莺。”他冷笑一声,“要说‘不得好死’,怎么也该是你在前头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此刻的模样,让谢莺倍感陌生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陆昀烨不过是个唯唯诺诺、对她百般顺从的窝囊船工。

    她当年之所以选择嫁给他,也是因为,在她认识的普通男人里面,他是最听她话的一个。

    她接受不了他的讥讽,更接受不了自己从前的“奴隶”,摇身一变,成了高高在上的“陆总”,将她踩进泥里。

    憋屈与愤怒尽数堵在胸腔,在里头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谢莺脑袋一热,如同曾经的每一次他惹她生气时一样,抬手朝着陆昀烨的脸扇过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次在半途,她的手就被人截下。

    陆昀烨身边的高大男人阴沉着脸,握住了她的手腕,力道之大,足以让她的骨头断掉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谢莺疼得高声尖叫,一张精致的脸皱成了一团,表情狰狞难看。

    陆昀烨摇了一下头,陆晨立刻会意地将手松开,只面上仍有些忿忿。

    陆昀烨又何尝不知陆晨在为他出气?但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有幸捡回了一条命来,早就对前尘旧事释然了。

    过往的种种,他不曾怪过谢莺——他知道她不爱他,下嫁与他,不过是为了找个人接盘。

    ——他爱她,所以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他不能原谅的,是谢莺对沈玥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她就算再讨厌他、再嫌弃他,都不该发泄在沈玥的身上——那毕竟也是她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再来找沈玥。”陆昀烨警告谢莺,“否则你就等着沈鑫破产、你们一家人流落街头吧!”

    撂下狠话,他目不斜视地从她的身旁绕过,“走吧。”他对陆晨说。

    沈玥终于从巨大的冲击当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逃也似的往办公室的方向跑,好像身后有什么恐怖的怪物在追。

    不顾两旁众人异样的目光,沈玥成功赶在被陆昀烨发现前躲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虚脱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脑袋空空的。

    先前打开的报表仍原样停留在电脑桌面上,沈玥定了定神,想要沉下心来继续工作,半天却没看进去一个字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助理进来报告:“沈总,陆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玥一惊,手一抖,把鼠标给碰到地上,发出“吭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助理的脖子缩了一缩,问:“要让他进来吗?”

    要让他进来吗?

    沈玥也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太想见他——应该说,她不想见任何人,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能拒绝陆昀烨。

    在他的种种身份中,于她来说最重要的,是温斯坦酒店的贵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助理出去后,沈玥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鼠标。

    鼠标的电池连带着电池盖一起被摔了出去,表面更是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沈玥烦躁地低声咒骂一句,把手里的所有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门再一次打开。

    陆昀烨和陆晨一前一后地进来。

    沈玥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猛的看见陆昀烨的脸,身子僵住,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故意不与他对视,深吸一口气后,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:“陆先生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陆昀烨安静地打量着她,目光并不炽烈,却叫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“我和云天集团的合作谈完了,得回美国去一趟,处理一些事情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沈玥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她才刚刚得知他是她的亲生父亲,两人还未相认,转眼就又要分别,她自然舍不得。

    但她又说不出挽留的话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——她没有挽留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不论陆昀烨从前知不知道她的存在,刚才谢莺已经挑明,可他没有半点要认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童年的不堪经历让沈玥渴望亲情,却又不敢去奢求亲情。

    她决定把主动权交到陆昀烨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如果要装不知道,她便一辈子不戳破那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玥逼着自己冷静下来,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问:“您什么时候走?需要我派车送您去机场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一早就走了,不用派车,就是今晚……不知你是否能赏脸一起吃个饭?”陆昀烨看着她,眼中是显而易见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荣幸。”沈玥笑得有点勉强。

    陆昀烨早就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,但没往深处想,只当是被谢莺闹了一通,心情不大好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上来,在电梯口碰到你表姨了。”他小心翼翼地提起。

    沈玥反应了两秒,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谢莺。

    “嗯?哦!”她的笑容更干了,假装自己从未出去过,问:“她没在您面前失礼吧?”

    陆昀烨不想让她担心,云淡风轻地笑着说:“那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沈玥配合着他演戏,并不将她戳穿。

    “对了——”陆昀烨仿佛刚刚想起:“你表姨……是不是要复出了?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新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但复出能不能成功还两说——沈玥在心里补上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这么大年纪了还复出,也不容易。”陆昀烨的眼神中流露着对谢莺的同情,“嫁错了老公,就是这样的结局。所以沈经理你,以后可要擦亮眼睛。你要拿不准主意,就让我来帮你把把关。”他语重心长地叮咛嘱咐。

    沈玥心念一动,脱口而出:“您说这话,可真像是我爸。”

    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