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沈玥许绍城 273 分遗产
作者:娇妻太美花样宠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9-09-19
    陪星星玩了一天,回到家里,许绍城才拿出那部被他调成了静音的私人手机。

    屏幕上有十几通未接来电,全都来自于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他倏地生出一股烦躁,深吸一口气,调整好情绪,他沉着地回拨过去。

    许母电话接得很快,一开口就是问:“绍城,你今天干嘛去了?怎么打电话不接,公司和家里都没有人?”

    许绍城面不改色地撒谎:“见了个客户。”

    许母“哦”一声。

    许绍城问她:“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语气中的疏离让许母的心脏蓦地抽痛。

    “今天他们约了林律师,商量你爷爷遗产分配的事儿……”她顿了一顿,轻轻叹一口气“你爷爷生前没立遗嘱,他们闹得厉害……场面很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许绍城一点儿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甚至,他都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混乱。

    “反正到最后,他们都没得出个结论。”许母略有几分无奈。“绍城啊——”她的话锋陡然一转,让许绍城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爸年纪大了,没精力去跟他们争了。况且,每年集团的分红足够我们继续过眼下这种优渥的生活。所以,我们想放弃继承遗产,换一个耳根清净。不过,这得先征得你的同意,毕竟遗产里也有你的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想要就不要吧。”许绍城很淡然。

    整个云天集团在他眼里都算不上什么,更何况还只有三分之一?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他握紧了手机,“爷爷住的那间四合院,给我。”

    许老爷子的四合院虽然价值好几千万,但跟云天集团的股份比起来,又显得不那么吸引人。

    那是爷爷住了一辈子的地方,是承载着爷爷所有美好回忆的唯一的家。

    许绍城不愿意让许家的那些人毁了它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要继续开会商量,到时候我帮你转告给他们。”许母说,“话说回来,你要这四合院做什么?”她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您不是说我是在那儿长大的吗?或许去那边住一段时间,我能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。”许绍城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许母并未生疑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尽力帮你争取。”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许绍城仍旧坐在沙发上,久久的不愿起身。

    屋子太空旷了,没有沈玥,也没有星星,安静得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他虽不是头一回感觉到寂寞,但因与前两晚存在着巨大的落差,他头一回空虚到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难过的情绪一点点地蔓延,他点开与星星的合照,摸着屏幕上那张笑容灿烂的脸,心底的空缺似乎更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……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过只有他一个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许绍城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重重地划过,墨黑的眼底闪着暗光。

    他必须……加快进度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还没到中午,许绍城就接到了许母的电话。

    许母告诉他:“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走完继承的流程,四合院就会彻底变成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二叔和三叔两家人估计昨天背地里协商过了,今天你三叔同意只拿5%的股份,和你爷爷其他所有的房产,剩下的股份全给了你二叔。”

    许老爷子在集团内持股56%,许三叔只拿5%,应该是要保证许泽瑞以最多的股份占比稳坐总裁的位置。

    许二叔、三叔两家虽狼狈为奸,但因其自私的共性又时常会内斗。如今三叔愿意做这样大的牺牲,一定是二叔一家做了什么保证——或者,是他们被二叔一家抓到了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许绍城对这个理由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只在乎自己的计划还能不能进行下去——许泽瑞的职位不变,他便再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下午,他去了一趟四合院。

    爷爷的后事办完了,这里也重新回到了从前的冷清。

    许绍城在门口敲了半天的门,一个下人姗姗来迟,跑了满头的汗。

    “小、小少爷!”下人喘着粗气,说话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许绍城觉得奇怪:“李伯呢?”

    在这四合院里,迎客这种事,向来都是由李伯来做的——毕竟大多数来这里拜访的客人都非富即贵,由李伯这个地位仅次于许老爷子的管家来迎,才不会让人感到怠慢。

    下人面露哀色:“李管家他……在房里收拾行李。”

    许绍城眉心皱起:“收拾什么行李?他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听说,是要回老家。”下人说,“老爷走了,这房子空了,我们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……现在李管家也要走……唉!可能过不久这里的人都要走光吧!”

    许绍城迅速跨过高高的门槛,快步找到李伯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李伯,您在吗?”

    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李伯慢慢地踱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?”看见许绍城,他十分惊讶,“您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房子,由我继承了。”许绍城回答。

    李伯一怔,随即展露笑颜。

    “幸好啊幸好!”他感慨道,眼里有了点点的泪光,“老爷在那边应该也能够放心了!”

    他抬起手臂,用袖子在眼角抹了一把,“一会儿我把这屋里的钥匙全都交给您。”

    他这明显交接工作的语气让许绍城有一瞬的仓皇。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,您打算回老家?”许绍城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李伯苦涩地笑,“老爷走了,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,不如回老家去帮我侄子带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许绍城曾听爷爷说过李伯的事——妻子早早过世,此后不再另娶,这两点都与许老爷子十分相像。

    但李伯比许老爷子还要更惨一些——他的妻子甚至都没能为他留下子嗣,以至于他这么多年始终孤寡一人。

    也因此,他把自己所有的精力,都放在了照顾许老爷子上,许老爷子也成为了他最亲的人,成了他精神上的某种寄托。

    许老爷子的过世对李伯的打击是巨大的,他不愿意再待在这里,许绍城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“我希望您能留下。”许绍城直视着李伯的双眼,真诚地说,“这里不仅仅是爷爷的家,也是您的家。”

    李伯怔住了,嘴巴微张,眼眶渐渐变得湿润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……”他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