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顾安童司振玄 第1576章 她死了
作者:二嫁司少闪婚妻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8
    祁漠站在舷栏处盯着,看着下属穿着潜水服在海面上几度下潜,但没回浮上来,都是一无所获。他看着,心也跟着一点点凉下去。在晚间的大海上找一个人,谈何容易?更何况她还可能中了枪,落水便已沉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抓住栏杆的十指一点点收紧,他修长的指间只剩下苍白的底色。只要想到母亲刚刚小心又忐忑的模样,他便难受到几近窒息。

    “祁少,”下属气喘吁吁地浮上来,潜水灯的电池都已耗完,他的体力也用到极致,腿部隐隐抽筋,“下面什么都找不到。这块海域的水流速度很快,就是有什么人摔下来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,看向顺水流的方向——

    恐怕早已被洋流带去了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祁漠抬眸,顺着下属视线的方向看过去,海面苍茫幽暗,毫无生命存在的气息。而且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人还活着的话,不可能不到海面上来……心底最后的那丝希冀,也暗淡破灭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她死了。

    为了救他,死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……”他开口,双手松开了那几乎被拧变型的围栏,径直背过身去走向船舱,“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祁少?”下属趴着船栏往上蹭了蹭,想要说点什么安慰一下祁漠,可是当看到祁漠的背影时,他却不由噤声,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,都莫名地收了回去,连神色都忌惮了几分。

    因为那一刻,他觉得祁漠地背影——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冷暗可怕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乔桑榆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足不出户,但是祁漠每天都会按时回来。她知道,他很忙,他有正经的生意需要打理,也需要追查尹枭的下落,可是他太晚归来……她不放心!难道是尹枭那边的事?

    他的手机无法接通,乔桑榆便想出去,可是一到门口,便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乔小姐,很晚了。”拦住她的是祁漠指派的保镖,他前几日在别墅周围加派了人手,24小时有人轮班保护,“您还不休息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祁漠去哪里了吗?我联系不上他!”她有些着急,见保镖不为所动的样子,索性懒得问他们,“算了,我自己去找他吧!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她试图去开车,可往前一步,保镖还是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乔桑榆不解。

    “抱歉乔小姐,祁少有交代过,您留在家里比较好。”保镖一板一眼地传达了祁漠的原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们不是……”乔桑榆一怔,下意识地想要反驳,可话说到一半,自己却陡然醒悟过来——原本她以为,祁漠留下这些人,只是为了保护和防卫作用的,可其实是看管且限制她自由的?

    他的确那天说过不让她再出门,没想到是当真的。

    祁漠简直就是……疯了!

    关着她能解决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那他人去了哪里?你们总能联系上他的吧!”乔桑榆急恼,生怕祁漠会被尹枭激怒,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,“都已经这么晚了,我要去找祁漠!你们谁也不准拦着我!”

    “乔小姐!”

    保镖试图继续拦,乔桑榆的手机却在此刻响起。她以为是祁漠来电,这才退回屋里,拿出手机一看,却是个陌生号码——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,是乔桑榆吧?”对方的声音听似很严厉,“我是专案组的组长,有些事情想找你核实一下,你方便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乔桑榆讶然,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,已近午夜。

    “你说一下位置,我可以派警员来接你。”对方的声音很沉,说话刻意放缓,一边和乔桑榆沟通,一边指挥信息人员追查乔桑榆的位置信息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乔桑榆的脸色沉了沉。

    她和警局打交道的次数不多,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!如果警方有什么需要市民配合的话,怎么会在午夜打扰?又怎么会派警员过来“接”?这样的排场,都快赶上警方抓捕嫌疑犯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乔桑榆留了个心眼,隐隐觉得和尹枭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那位组长并不瞒她,索性坦然告知:“日前我们的组员参与一桩案件的调查,在取证过程中不幸身亡,我们经过多方走访,发现乔小姐,是你带他们去案发现场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可是她却安然无恙地活着,这不能不让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乔桑榆试图解释,却被对方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二十分钟后会到你家门口,请你配合。”显然,他已拿到了乔桑榆的位置。

    专案组的人终究还是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要从祁漠的地盘上带走人,谈何容易?纵使他们调查到了乔桑榆的位置,但警车根本无法靠近别墅。来“接”乔桑榆的人在山路上便被拦下,保镖严令禁止他们上来,双方几近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乔桑榆留在家里也坐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他们解释吧。”那天的事情,确实也有她的责任,爆炸过后,她也消沉了好多天。如今既然专案组的人找上她,她也正好和他们说个清楚,“我也不想被他们瞎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但保镖依旧是死脑筋,说来说去就一句:“乔小姐,祁少吩咐过,您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真是气死她了!

    祁漠怎么办换了这么死板的人来守着?

    正纠结两难中,一辆车驶上来,稳稳地停在别墅门口。元朗从驾驶座上走下来,行色匆匆。他对于乔桑榆还未睡,似乎没有任何的惊讶,反而蹙了蹙眉头,问专案组那边的动静:“那里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保镖如实告知。

    “那你拦着她干什么?”元朗听罢皱了皱眉,低愠地喝止了他,声色不耐,“拦着她能解决问题?这都什么时候了,就知道守着祁少说过的话!”

    保镖被吼过,果然一言不发,再也不敢拦着乔桑榆。

    乔桑榆也没细究元朗话中的深意,正想越过他们,走向专案组的方向,可是刚一抬脚,却被元朗抓住:“你等一等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