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深吻总裁一百次 第517章 阴沟翻船
作者:慕浅霍靳西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7
    当天晚上,陆与川回到家后,很快又叫了陆与江过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陆沅刚刚将阿姨准备好的醒酒汤端上去给陆与川,回转身就看到了陆与江,低低喊了一声:“三叔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面容阴沉,没有回答她,径直走进了陆与川的书房。

    陆与川正坐在书桌后,静静地揉着自己的头,听见声音,睁开眼来看向陆与江,微微叹息了一声:“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陆与江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,缓缓道:“看起来你今天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陆与川道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至今连爸爸都不肯叫你一声,也值得你高兴成这样。”陆与江冷笑了一声,说,“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来日方长。”陆与川道,“可是你,未免也太沉不住气了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,道:“她是你女儿,二哥你要纵容她,我无话可说。可是她都已经毫无忌惮地踩到我头上来了,我还不能有反应?”

    陆与川道:“你办事一向稳妥,可是偏偏一遇上跟鹿然相关的事情就方寸大乱,关于这点,你该好好考虑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陆与江抬眸看向他,“二哥你一向心狠手辣六亲不认,偏偏遇上慕浅那丫头,不也步步退让,几乎被她逼到墙角?”

    “她做的这些,不过都是些小事,我尚纵容得起。”陆与川说,“你呢?我看浅浅要是继续闹下去,只怕你已经要杀人了吧?”

    陆与江听了,神色依旧凛冽,“怎么?二哥觉得这个后果,我承担不起吗?”

    陆与川听到他这个回答,脸色微微沉了下来,缓缓道:“跟霍家有关的人,你都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闻言,不由得冷笑出声,“怎么?为了你的宝贝女儿,有必要护霍家护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提醒你。”陆与川说,“虽然浅浅答应了我不再计较此前的事,可是你以为霍靳西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?”

    “二哥,我发现你认回这个女儿之后,真是越来越心慈手软了。”陆与江说,“你不会真的想就这么放弃从前的基业,安安心心地回你女儿身边去当一个温柔慈父吧?”

    “总之你别动霍家的人。”陆与川说,“其他的,我不管你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听完,站起身来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说的话!”陆与川沉声道。

    而陆与江头也不回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待陆与江回到自己的别墅,走到鹿然房间门口时,里面已经熄了灯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陆与江却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卧室里一片漆黑,然而床上的被子缝隙之中却透出一丝不明显的光来。

    陆与江缓步上前,伸手揭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被子底下的鹿然蓦然受惊,手电脱离掌心,却照亮了她床上铺着的几张纸。

    她手中还捏着笔,而纸上,正是她偷偷画下来的几张漫画风人物。

    虽然漫画画风多大同小异,可是那几张纸上,那个年轻男人的形象实在是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除了霍靳北,还能有谁?

    毕竟,像这样的画,陆与江从前也见过不少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鹿然连忙将那几张纸都收了起来,抱进怀中,有些心虚地喊了一声:“叔叔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陆与江会不高兴的,从前她就曾经照着霍靳北的照片偷偷画下这些画,每一次陆与江看见,都很生气。

    而今,她终于真正近距离地见过霍靳北了,跟他说了话,向他表白了爱意,一时只想更好地将他的模样记录下来,却还是被陆与江发现了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陆与江却只是伸手拿过她怀中的画,缓缓开口道:“画的是今天那个男孩子?”

    鹿然点了点头,随后才道:“叔叔,他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好不好?”陆与江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很好。”鹿然微微低了头道。

    陆与江眼眸暗沉无波,“他不喜欢你,这样也好?”

    鹿然听了,似乎滞了一下,想了很久,才又咬着唇开口:“那他也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听了,静立片刻之后,忽然笑了一声,随后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鹿然一时错愕,回过神来连忙收起那几张被留下的画,重新抓起手电,又将自己盖进了被子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夜。

    霍靳北结束一天的工作,从医院里走出来时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私立医院里早已安静下来,公共区域几乎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霍靳北下到停车场,坐上自己的车,缓缓驶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车子行驶上路面,片刻就融入了车流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城市的另一端,陆与江的车停在城郊某路口,而他坐在车内,静静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多时,电话响起来,陆与江按下接听键,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:“江哥,人已经出来了,我们正盯着呢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陆与江闻言,只是应了一声,抬眸看向前方暗沉沉的夜空时,眸子更加深暗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这城市的多条主干道上,无声地上演起了一出飞车追逐战。

    一辆银色的车子被多辆黑色的小车、越野以及摩托车连番追击逼迫,一路碰撞,最终被迫驶上了通往城西的一条主路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这条道路上车辆已经很少。

    围绕着这辆银色车子,追击骤然加紧!

    银色车子一路疾驰,却还是摆脱不了被围攻与追击的局面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前方出现一个红灯的十字路口,有两辆小车正在路口等待转灯,银色车子猛然加速,疾驰上去,从仅剩的一根车道上极速冲了出去!

    那几辆围着他的车避之不及,有两辆车撞在一起,两辆车被堵在后方,却还是有三辆车子突围而出,呼啸着追逐而去!

    飞车追逐仍在继续,经过下一个路口时,银色小车再度毫不犹豫地闯了红灯!

    后方追击的三辆车子依旧穷追不舍,然而行至路口中间时,却忽然听见一串沉重而激烈的鸣笛!

    一辆重型货车正常行驶而来,刹车不及,重重撞上了其中两辆车!

    现场交通顷刻之间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原本极具优势的多车追击,顿时就变成了一对一的追逐,后方越野车上的人控制不住地啐了一声,咬牙怒道:“妈的!”

    几辆车奉命要将这辆银色的车子赶到一条城郊路上,原本已经成功了大半,却在这紧要关头几乎全部折损!

    此人不敢大意,瞬间追得更紧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城区范围的一瞬,副驾驶上的人探出身去,抬手对准前车的车轮,“砰”地开出一枪!

    前车右后车轮被打中,车身重重摆了几下,却依旧勉强向前开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枪声又响,这一次,却只打中后车盖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副驾驶上的人怒骂,“再开快点!”

    驾车的人看了一下道路,发现已经快到指定地点,不由得将心一横,猛地一踩油门,重重撞了上去!

    一声重响之后,两车重重撞在一起!

    在撞上的那一瞬间,银色车子仿佛突然减速,以至于这撞击极重,竟生生将那辆银色车子掀翻!

    一声急刹之后,黑色越野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那辆翻转在地上的银色小车,驾驶座上的人重重啐了一口:“给江哥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电话拨通,很快就被人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辆低调的黑色大众缓缓行驶到了事故现场。

    那辆银色的车子依旧四轮朝天地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陆与江降下车窗,遥遥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形,冷声道:“人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气!一直挣扎着想爬出来呢!”

    陆与江身边,正是此前被慕浅送到泰国的宫河。此刻宫河冷冷地看了一眼那边的银色小车,转头对陆与江道:“江哥,我去解决了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一边,银色车子的车门忽然被踹开,随后,一个满头是血的人,艰难地从车内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陆与江眸色骤然一黯,随即推门下车,缓步走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从车内爬出来,仿佛已经用尽了那人全身的力气,他趴在地上,只是重重地喘着气,身体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陆与江站在旁边,见到这幅情形,忽然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抬起脚来,重重踩上那人的肩头,道:“我道你多卓然不凡,原来不过如此——凭你,也配?”

    说完那三个字之后,陆与江却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一般,缓缓呼出一口气,懒得再多看一眼一般,只冲宫河打了个手势,自己则转身走向了车子的方向。

    宫河立刻掏出枪来,对准了地上趴着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原本僻静的道路四周,忽然灯光大亮!

    一瞬间,陆与江只觉得被射得眼疼,忍不住拿手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警笛声、喊话声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前方人员请注意,你们已被包围,立刻放下武器,双手抱头蹲下,否则开枪——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响起的瞬间,陆与江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,待回过神来,转头看向那四周明亮的灯光时,却忽然控制不住地低笑出声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阴沟翻船。

    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