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第1524章 踩中机关(3)
作者:林宜应寒年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8
    那些可全是易碎品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看着眼前的画面叹为观止,这机关做的……她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机关术重现江湖。”林慕瑟瑟发抖地看着,“我哥又受什么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你们给的刺激。

    白茶暗想,两个双胞胎在外面看着有些着急,“哥,我们替你去找景时哥!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就冲进门内,踩到地上的鱼线,牧景洛连喊都来不及,就见周围的鱼线猛地一松,所有物件眼看就要全部摔落,他连忙飞身扑过去抱下花瓶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花瓶没碎,鱼线也重新拉直,所有物件没掉一件,但穹顶的水瞬间倾泄下来,浇了牧景洛满头。

    翩翩公子瞬间淋成落汤鸡,身上冒着团团热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牧景洛抱着花瓶,一脸的生无可恋,最后大叫起来,“应——景——时!”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忽然在厅内扬起,优雅的,从容的,慢条斯理的。

    白茶走进门,一抬头就见应景时站在对面高处的走廊上,一手搭在扶手上,俯身向下望,“哥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牧景洛抬眸瞪向他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哥自己干了什么不知道么?”应景时勾唇,邪气一笑,又雅又放肆。

    闻言,牧景洛傻眼。

    “还有,姜来,应慕林。”应景时望过去,“你们两个红包收得可还开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站在那里,只见姜来脸色大变,林慕则是瑟瑟发抖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房里的藏品我也都拿出来了,想知道放在哪里了么?”

    应景时站在上面慢悠悠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也拿出来了?哥,你怎么能这样,那里有好多太奶奶送我的礼物!”

    林慕顿时急得半死,跳起来就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白茶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,“小慕,你去哪?”

    小心机关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房去看看我的东西是不是也都被拴鱼线了!”林慕的声音似乎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白茶有些担心,跟在她后面,一冲上楼,林慕就冲着一间房跑去,白茶边跑边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应景时。

    应景时一派淡定慵懒地站在那里,视线随意地往那扇紧闭的门口瞥过,薄唇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。

    白茶看过去,就见那门下方也有一根鱼线。

    林慕正不顾一切地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可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有了我哥,也不能忘记我。”

    小慕……

    白茶把心一横,冲上去就抱住林慕不让她开门,但两人都跑得太急,白茶直接被林慕冲得撞向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突然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白茶以为自己会被鱼线绊一脚,却发现脚下鱼线自动截断,她踉跄着撞进房里,房门在她身后“砰”地自动关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内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她这是替林慕踩中机关了么?

    白茶惊呆地睁大眼,不敢走也不敢动,怕踩中机关。

    应景时不会准备用黑暗来吓林慕吧?到底是亲妹妹,下这么狠的手?

    她正奇怪着,突然脚下一亮,吓得她差点跳起来,就见地板上闪起一团绒绒的白光,就在她的脚下,她抬起脚小心翼翼地一踩,光碎裂开来,像无数的小小萤火虫一般,又很快组合在一起,很美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条细直的光线从她下延伸出去,那一头又是一团白光。

    接着,又是一条细直的线。

    渐渐的,白茶看出了门道,这漆黑的地面仿佛一方夜空,白光若星子,一颗一颗闪耀,这形状……像是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站在原地轻声数着,在数到最后时,就见最后一团白光也隐隐闪现。

    果然是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一个巨型的北斗七星在地面出现,像倒扣的一方夜空。

    这是林慕的房间吗?怎么这么大?光隐隐照到的地方也没有家具之类的。

    白茶有些奇怪,忽然就见尽头的一颗星子上方突然有光束打下来,明明刚才还在走廊上的应景时此刻就站在那里,和她站在北斗七星的两端,离得有些远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一双黑眸直直地朝她看来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,是一个立式的麦克风。

    只见他缓缓抬起手,握住了面前的银色话筒,音乐声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呆了呆,是她转学去锦华高中时,第一次看他在舞台上唱的歌。

    应景时看着她,张开薄唇,跟着音乐唱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突然间就将她带回那个飞扬恣意的十八岁,只是周围没了人山人海,没了无数挥舞的闪光棒,也没了替他伴舞的周纯熙。

    望着男人颀长的身影,白茶想起,前几天的晚上,她同他翻起学校时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中,他在前面唱着劲歌,周纯熙在后面伴舞,她有些酸涩地同他说,“你知道吗,那时候的我,真心觉得你和周纯熙是天生的一对,而我是个笑话,你们是被人山人海簇拥着的星星,我是地上的闪光棒,用完就该丢了,照得亮你一时,照不亮你一世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碎光从地面浮起,慢慢飘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白茶仿若置身银河,男人的声线变了一些,变得低沉,少掉几分少年意气,可多出来的……是那时他未曾给过她的独有专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忽然间明白了什么,一股酸涩感直冲头顶,她抬起双手捂住嘴唇,眼睛开始起雾。

    音乐到高潮部分,周围的空气飘浮出一张张似真似幻的照片,全是他们的合照,有学校的,有两人一起的自拍,也有一些她未曾见过的……

    一曲结束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那里,光束照着他额上的薄汗,他伸手紧紧握住手中的话筒,一双漆黑的眼直直地盯着她,薄唇慢慢勾起一抹惑人的弧度。

    白茶痴痴地看着他,就听着他说出当年那句迷了万千学生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嗨,我带你回家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眼泪一下子飙了出来,完全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这哪是在整牧景洛他们,明明是在整她。

    她吸着鼻子,就见应景时站在那里轻笑一声,带着唱歌过后的微微喘息。“回答我,白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