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流年沉醉忆盛夏权耀 第2040章 不要跟她抢孩子
作者:权耀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4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,我的女儿,我还是了解的,不会插足你和修七七之间。”安盛夏总算松口气,这样一来,也好跟修七七解释,她也是看着修七七长大的不希望这些孩子们之间,产生什么不好的隔阂。

    “嗯,的确是我非要跟出去的。”楚寒年再次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之间的事情,在这里聊也不合适,毕竟,我女儿现在的身体也不舒服。”安盛夏知道,冷蒹葭未必真的想看到楚寒年,尤其还是在生病的时候,简直就是在添堵。

    可惜了,楚寒年似乎就是听不懂安盛夏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“其实寒年,时间已经这么晚了,而且我知道你公司也有一堆事情需要处理,你不如先走吧,毕竟,我也没给你带吃的,你留下来,我也不好和蒹葭聊天了。”安盛夏咳嗽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只是站在一旁,你们吃着,聊着,就当我不在。”楚寒年这么说,安盛夏嘴角一阵抽搐,这个人,怎么这么不要脸啊,根本一点都不像楚天。

    “楚寒年,你还是出去吧,我不想对着你的脸吃饭,我担心自己会吃不进去。”冷蒹葭无比烦躁。

    “吃不进去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,应该是你自己还不饿。”楚寒年淡然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妈,我真的不想看到这个人了,能不能不要让他进来看我啊?”冷蒹葭无辜的看向安盛夏。

    “嗯,你爸还是可以做到这点的,但我就是担心,楚寒年会来医院闹事,你也知道,医院属于公共的地方,闹起来估计不会好看。”安盛夏也是无奈,她担心冷夜会做的太绝,伤害到和楚家的关系,毕竟眼前的这个,是楚天的儿子啊,大家都是好朋友,没必要闹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楚寒年,你这个人,烦不烦啊,你赶紧走吧,行不行?算我求你了行吧!”冷蒹葭的语气十分不好听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觉得不好,我觉得这里挺好的,我想站在这里,你吃了饭,我就走,我说话算话。”楚寒年还真的是,挺固执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安盛夏只好亲自喂冷蒹葭吃饭。

    “妈,我吃饱了。”冷蒹葭是真的吃饱了。

    所以,楚寒年也就没理由继续留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我女儿,曾经喜欢过的人,大家没必要把关系闹的太难看,所以,我准许你来看她,但是,如果她真的身体不舒服,我希望你可以,稍微体会一下她的感受。”安盛夏一脸严肃的看向楚寒年。

    “阿姨你的意思我不是太懂,你不希望我和她见面?”楚寒年意外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希望,你不要天天过来,她会不高兴的。”安盛夏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楚寒年说罢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,还挺乖巧的,也不怎么闹。”楚天很喜欢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生下来的孩子,那就更好了,我每次抱着孩子的时候都觉得可惜。”张慧芬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,否则,我们应该会争吵起来吧,这倒也是你的孙子,不要在孩子的面前这么说。”楚天微微不悦,既然是楚寒年的孩子,那么,当然是家里的小宝贝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这么喜欢孩子,当年你对待自己的孩子,都没这么用心!”张慧芬很介意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你不让我和孩子走近,到底我和寒年之间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难道你都不知道吗?”楚天好笑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又开始了,提到过去过去的事情,讲真的,我不想跟你在这里闹!”张慧芬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,是我在跟你争吵一样,你可以说我的不是,但是,不要把自己内心的不满发泄到孩子的身上,无论是这个孩子还是寒年,都不可以。”楚天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把孩子交给我,我也想抱一抱。”

    张慧芬要求,但是,楚天却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还是等寒年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慧芬闻言,十分不高兴。

    但是楚寒年已经走进了客厅,看到楚天和张慧芬之间的关系,的确很僵硬。

    他冷哼,走过去,一把抱走孩子之后,就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寒年,你今天在这里住下吗?”张慧芬很意外,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,我今天不去公司,也不去别墅,就在这里住下,我希望你们之间,可以稍微给我一点安静的地方,不要见面了总是吵架,这样对孩子也不好,妈你也知道,我很喜欢这个孩子,不希望你们会吓到这个孩子。”楚寒年很在乎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张慧芬心里知道,但同时也很开心,因为只要儿子愿意住在这里,那就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当晚,楚天去了楚寒年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很少跟我单独相处,这是几个意思,有话跟我说?”楚寒年意外的看向楚天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对待父亲的态度么?”楚天微微不悦。

    “是你从小没有教我,所以,我也不知道现在要用什么态度,对待你。”楚寒年只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现在教你应该也不算迟,寒年,这个世界上,没有父亲是不喜欢自己的孩子的。”楚天突然说。

    楚寒年只觉得好笑,“但是,你的确没有陪伴着我成长,所以,我不会像你一样,以后,我会带着自己的孩子,一起成长,让这个孩子离不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是因为你母亲,她不喜欢我跟你走近,很多事情之前我不解释,但不代表我就真的做错了。”楚天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么说,怎么了,是觉得自己老了,所以担心没人给自己养老送终吗?”楚寒年话音刚落,脸颊却传来重重的响声,脸几乎被打偏了过去,但他也不生气,只是好笑的看向楚天,“也许是被我说中了,所以你才这么不高兴吧?楚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说话来刺激我,但是,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如果你还想和冷蒹葭在一起,就不要跟她抢孩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