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我的名字,你的姓氏 第689章 婚姻不顺
作者:独白的小玛丽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7
    游完泳,安夏问田雨湘去哪。

    田雨湘边喝着玉米汁儿,边说,“回家,还能去哪?”

    安夏是和田雨湘从泳池回来,在房间里洗的澡。

    刚洗完澡的田雨湘,脸上红扑扑的,“你买的玉米汁儿,还挺好喝。”

    安夏又鄙夷了田雨湘一眼,不过,田雨湘心大,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去退房的时候,安夏让田雨湘先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。

    田雨湘便把自己硕大的行李袋,放在了沙发边上,坐在沙发上看起手机来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刚刚吹干,并没有扎起来,她穿的衣服,还都毛茸茸的,便显得特别可爱,这个年纪,如果不知道,根本就不像是结过婚的。

    田雨湘的长相,就带着很柔弱,让男人蹂躏的呆萌。

    所以,季惟明看上她,也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好几个小时没看手机了,除了公司里有人找她,倒是并没有别的电话。

    田雨湘在认真解决着会计上的问题,这是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江恒和江行止两个人从五楼下来,正和杨总往大厅去。

    江行止的目光一眼便瞥见了坐在沙发上那个呆萌,或者蠢萌。

    站在前台退房的安夏看了三个人,瞬间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安夏火速退了房以后,赶紧走到了大厅门口。

    总得找个借口,和江行止搭上话,可又不知道找什么借口。

    安夏对富二代向来极有兴趣,不止富二代,只要是有钱人就可以。

    安夏看到了放在沙发旁边的行李袋子,情急之下,她看似一边在和田雨湘说话,一边走过去,一脚踢了一下田雨湘的行李袋子。

    这一脚,行李袋正好滑到了江行止的脚下。

    不过,他背着身子,没看到。

    田雨湘的行李袋子,就是一个很大的帆布包,没有拉链的,被安夏这么一踢,自然东西都洒出来了。

    安夏看到田雨湘的内衣内裤就在江行止的脚下。

    而江行止,还在无所谓地和别人说着话。

    江恒可都看出来什么了,这种女人搭讪的手法,他心里跟明镜一样。

    安夏看到田雨湘的内衣都出来了,心想着,这肯定是她洗澡洗衣服以前的内衣,没洗,她自己可不想落这份寒碜,所以,她高声叫了田雨湘一下。

    田雨湘刚才在心算公式呢,听到安夏这么说,她才错愕地抬头,然后看到了自己的内衣裤正在那个男人的脚底下。

    她心想,她不会这么点儿背的,好倒霉的,而且,那个男人刚才退后了一步,好像踩住了他一根内衣的带子,真是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田雨湘觉得去他脚底下拿内衣,肯定会非常非常尴尬,所以,她本来打算假装东西不是她的来——

    但总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想,田雨湘还是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拿了自己的行李袋,放在那个帅哥的脚底下,遮掩着自己的内衣,然后开始抽自己的带子。

    安夏心想:这场闹剧,看看田雨湘的脸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“先生,麻烦抬一下脚。”田雨湘在江行止的身后蹲着,抽自己的内衣肩带。

    江行止正和人聊的欢,显然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田雨湘便有些急,抽的力气明显大了些,“先生,麻烦抬一下脚。”

    “哥。”江恒在前面已经看到了站在身后的田雨湘,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江行止仿佛不懂江恒说的话,继续和杨总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杨总的心思已经不在说话的内容上了,他也在盯着后面。

    安夏一看,这时候,她的表现机会来了,她清了清嗓子,拉了拉江行止的衣袖,“先生~”

    江行止的谈话戛然而止,他看向安夏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他说。

    安夏面露微笑,手指了指后面。

    江行止仿佛才意会过来是什么意思,才看到那个呆萌正在后面看着他,抽着自己的内衣带子,她面露尴尬的神色,正抬头看着江行止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的脚抬一下。”田雨湘说到。

    江行止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,才看到一件白色的内衣,纯棉的,应该是没有钢圈的那种,这罩杯还不小,看起来得是c的,本来江行止就觉得,她——够丰腴的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,不能老蹲。”说完江行止的脚,就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雨湘赶紧把自己的内衣扔进了自己的行李袋子,心想:这人说的啥?她怎么听不懂?

    安夏的脸色便有点儿不好看,她说,“湘湘,快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田雨湘赶紧站起来了,刚刚站起来,还有些眼花,老蹲着,低血糖了。

    “让你老公来接你吧,湘湘?”安夏又大声对着田雨湘说到。

    田雨湘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说了句,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目光又看了江行止一眼。

    反正田雨湘的信息,她都已经透露给这位大帅哥江行止了。

    刚才她在前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前台聊,知道这位大帅哥的名姓了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上度娘去查他,不过,安夏看这个帅哥的气度,大胆猜测他是江家的人,若是江家的人,那可就是超级豪门了,自己攀对人了。

    田雨湘便站在那里给季惟明打起电话来,说自己在府源酒店,让他来接自己。

    “没空!”季惟明冷冷地抛下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田雨湘便有些下不来台,“我和安夏一起来游泳的,你顺便送她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季惟明沉默片刻,说道,“发位置。”

    田雨湘便把位置给季惟明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江行止已经和江恒还有杨总分开了。

    路上,江恒对着江行止说,“香香还是湘湘?这个名字可就够呆萌的,没什么心眼的那种,正好够哥你拿捏。不过她结婚了,又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江行止一手抄兜,没说话,玩女人,管她结婚没结婚,怀孕没怀孕。

    怀孕了更好玩,这种呆萌的,才更对味儿,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看这个女人的眼光,就知道她经历极少,很无辜,还有些委屈,可能婚姻不顺。

    田雨湘和安夏坐在沙发上等季惟明的时候,田雨湘的心里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季惟明是知道安夏的,有一次,他们在床上的时候,安夏给田雨湘发过来一张她的照片,是她刚刚做完头发的,当时田雨湘去厕所了,回来的时候,季惟明问了一句,“你同学?”

    田雨湘就知道这张照片季惟明看过了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张照片,安夏拍得挺漂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