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斗牛

极品萌宝:霸道爹地护妻狂 第五百八十九章 录歌
作者:东海鲲姐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08
    那个时候她清楚的看到顾有汜的眼神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,可是当时的她太震惊了,不敢去直视那双漆黑的眼睛,所以也没有细看。

    “他该不会是对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吴只只紧张的看着郑巧恩,暗中期待着她能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吧?”郑巧恩眼神暧昧的看着吴只只,脸上全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,“不然一个女佣的离开而已,他至于记到现在?”

    吴只只脸上一红,还是飞快的反驳了郑巧恩的话,“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要不然今天怎么会用你形容的,”郑巧恩想了想吴只只的形容词,“什么‘很奇怪’的眼神看着你,那就是在意啊,在意你当年一声不吭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吴只只一脑袋的雾水,思量了片刻之后,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点,随后果断的摇了摇头,再次看向郑巧恩的时候,眼神之中已经没有刚才的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我看错了,事实上我当时都没敢看他,而且他现在也有了更好的女朋友,是我又想多了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女朋友?”郑巧恩疑问,之后又想到了什么,“安凡之吗?安凡之是他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吴只只点了点头,“嗯,今天在记者会上听到的,虽然安凡之一直在解释,但是像他那样的人,要是没有特殊的关系,怎么会特意跨界投资……吧?”

    她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些不确定,之后又期待的看向郑巧恩,“是吧?”

    郑巧恩想了一会儿,也觉得安凡之和顾有汜是情侣关系是站得稳的,但是也不好说得太过于坚定,伤了吴只只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寻思也挺有道理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吴只只倾身上前,却听到郑巧恩抿了抿唇线,“……也挺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再去安慰什么了,毕竟安凡之和顾有汜的关系在娱乐圈里已经默默的被很多人认可了,她也是其中确信两人有关系的一个。

    吴只只有些失魂落魄的点头,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安凡之和顾有汜很相配,更何况是其他人呢。

    席闻收拾好厨房再回来客厅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吴只只低着头默不言语的样子,和郑巧恩交换了一个眼神,他立刻知晓了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郑巧恩再冲着他眨巴了下眼睛,席闻立刻敛眉表示收到,他轻咳一声,“时候不早了,早点上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吴只只说得,她听到之后立刻起身,跟两人道了晚安之后,循着之前的记忆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里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,郑巧恩先是叹了一口气对着席闻伸出了双臂,席闻上前坐在沙发上,顺势将她拥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只只似乎很喜欢小顾总。”郑巧恩在席闻的胸前蹭了蹭,像只小猫咪一样的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郑巧恩摇头:“不是情侣关系,她单方面的爱恋,对方根本不知情,后来知晓对方有女朋友之后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么说的?”席闻拍了拍她的胳膊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席闻长叹了一口气,他怎么都想不到顾有汜竟然和吴只只认识过,甚

    至还撩动了吴只只的心。

    郑巧恩见席闻没有说话,忍不住又贴近了他一些,“怎么办啊,我们的只只也太可怜了,我刚才看她真的是很难过,唉,感情这回事真是让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席闻宠溺的亲吻了一下郑巧恩的头顶,“外人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是,但是你可是她舅舅啊,真的忍心看她这么的消沉下去?”郑巧恩气呼呼的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能帮上什么忙?”席闻不气不恼,反而问起了郑巧恩,“你觉得我能做主?”

    郑巧恩扁了扁嘴巴,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情就交给他们吧,只只也长大了,她有自己的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我还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而此刻已经回到了房间的吴只只。

    吴只只和郑巧恩谈过一次之后冷静了不少,她也觉得大概是自己看错了,顾有汜现在有了更适合的伴侣,自己还在想些什么呢?

    的确,之前撞到顾有汜的时候她情绪失控了,同时也在席闻面前失态了,不过,她会慢慢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反正以后也不会再遇到他了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一点,吴只只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应该开心还是难过,明明两年前离开的时候已经做好决定了,想不到现在光是见了他一面,自己的定力又不稳了。

    暗叹一声太没出息了,吴只只直接躺倒在了床上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很快,整齐的被子就被她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吴只只趁着没人大声的喊了几声,之后又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哀嚎了几声,再没有了其他声响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顾有汜回到了家里之后脑海中浮现的一直都是吴只只的身影,他满脑子都是吴只只看他的那一眼,盛满了惊讶,意外,伤心和不安。

    的确,吴只只的突然离开很出乎他的意料,她甚至还换掉了常用的手机号,微信号,以及一切可以联络到她的方式。

    顾有汜甚至找到了吴只只在学校里来往最为密切的那个女同学,可是对方的答案也是同样的。

    她去做交换生了。

    其实顾有汜原本可以联系学院,便可以轻而易举的知道吴只只的行踪,可是他在寻找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意识到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去找一个决意离开自己身边,甚至和他划清所以界限的女孩?

    顾有汜最是需要尊严的人,一旦发现别人离开,他从来都是放弃自由,当他意识到吴只只的离开,本能的想要去寻找,可是静下来之后,又觉得……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女佣,她既然想要离开,那么随便她就是了,他为什么偏要找到不可?

    这么想着,顾有汜又是不甘又是生气的选择了放弃,可是之后的每一天,但凡他回到别墅,视线一旦接触到吴只只住过的房间,眼前登时便能出现吴只只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她若是一直不再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罢,可是偏偏让自己再一次看到了她,顾有汜那些陈年旧事瞬间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再一想到今天将吴只只带走的席闻,顾有汜表情更加的阴沉,他双手紧握,立刻打通了常青的电话

    。

    询问了一些关于插曲的事情之后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席闻不再提起前一天的事情,只是开车将吴只只带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昨天林昌盛的要求两人还清楚的记着,吴只只此次再去便是最后一次录歌了,当然了,前提是这次能够一条过。

    车子的时候,吴只只和席闻讨论歌曲的修改,两人将吴只只之前所有多加的技巧性东西都给去掉了,林昌盛需要的是最纯粹,最单纯的歌喉,虽然吴只只最开始觉得那样不能凸显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只能放弃那些能够让她脱颖而出的东西,她要拿出最真实的东西,让林昌盛看到,就算是平常的唱腔,自己也能让他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抱着期待和希冀,吴只只走进了录音棚,带上了熟悉的耳返,面前的歌词谱上依然是那首再熟悉不过的歌曲,吴只只对着录音师做了个OK的手势,快速的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了歌曲的前奏,吴只只轻轻的闭上眼睛,跟随着前奏慢慢的律动着身子,她轻启口。

    “你依然青涩如初吗?

    在我已经很斑驳的时候;

    你依然佁然不动吗?

    在我漂泊了很久之后;

    你还相信美好吗?

    当我游走在这世道的窄口。

    少年,你不能老去,不能;

    你要坚强的留在岁月的岸上,

    那些沉重的、流离的和虚妄的,

    都让我一个人去经历,

    而你,

    只需要依旧如初,让阳光照进你明媚的笑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曲终了,吴只只缓慢的睁开眼睛,一直在外边带着耳机听现场的席闻和录音师都是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她今天整个人都不在状态,看起来心神不宁的。

    席闻没有说话,录音师摘下耳机:“我们再来一次吧,再一次注意一下感情。”

    吴只只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是没有令人满意,她轻轻的点了下头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录音师伸出一只手倒计时,吴只只看着词谱,心里却没有自己以为的彻底沉静下来,每一句歌词都没有问题,可是却完全不会让人记住。

    “你依然青涩如初吗?

    在我已经很斑驳的时候;

    你依然佁然不动吗?

    在我漂泊了很久之后;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席闻和录音师的表情越来越不好,两人对视了一番,录音师摘下耳机表情十分的难看,他直接喊停了。

    吴只只茫然的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……,你知道吗?一点感情都没有!”录音师毫不留情的训斥着,“你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吴只只立刻道歉,她伸出一根手指:“对不起老师,我能再来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休息一下吧,让她再顺一顺。”席闻这个时候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是老板,席闻都开口了,录音师再怎么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冷着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吴只只愧疚的低下了头,她的双手紧张的绞在了一起,她也知道插曲现在有多么的重要,可是……。